大淡水新聞資料庫

Just another WordPress.com weblog

繆思的星期五》詩想與心靈的足跡

聯合新聞網 | 閱讀藝文 | 聯副‧創作 | 繆思的星期五》詩想與心靈的足跡

【聯合報╱陳靜瑋/報導】

2007.08.16 04:00 am

即使是漫著暑氣的蒸騰夏夜,也擋不住聽眾對文學的熱情,滿座聽眾老早準備好細細探索這回的文學沙龍「足跡」。從南京來台已五十八個春天,始終堅持推展詩運與創作的張默,詩想的足跡遍及世界。老花眼公主廖玉蕙,總是以輕鬆筆調描寫生活中的趣味,在散文中與讀者分享她心靈的足跡。

張默的朗誦引領大家到淡水,展開一場〈紅樓獨語〉,近半個世紀之後,他回到曾駐紮的清水祖師廟,再任心思停駐久違的廟庭、高台:「它的一瓦一匾,都刻有我年輕瘦削/的屐印」,聽者彷彿與他並肩走過「一長列歷史婆娑的樹影」,聞見已然老朽的夕照、香火嘆氣,皆感受到人事已非的惘然。

緊接著是詩人於天祥露營偶得之〈震耳欲裂的水聲〉,以及在蘇州滄浪亭遠眺寒山的〈滄浪小立〉,豪放的「風聲,雨聲,水流聲,以及蟲鳴/亂石同步拍擊,衝撞,交響」之中,顯現「群山,在一疋疋不斷染織的天光/中醒來」的寂靜,雄渾裡卻能精微:「滿身的蛺蝶,才開始微雕那一系列/滄浪的,巍峨」,悠然裡展現豪邁:「把自己遼敻的夢悠然擲出/在滄浪亭之上/在藤蔓之上/在酒之上」,樂山樂水之情與念誦之聲同流交會。

詩人更帶來踏足世界各地所捕捉的影像,為聽者細數途中點滴,康橋、金閣寺、羅馬、聖地牙哥、蘇聯、越南、捷克、埃及、西班牙……巴黎左岸一家咖啡館中有金碧輝煌的廁所,在希臘留影時特地買來紅圍巾妝點自己入鏡。然後來到三十年前旅韓,火車行經三十八度線的那一段,看到驛站裡一塊寫著「鐵馬,想開」的木牌,與洛夫、辛鬱、商禽、韓國詩人許世旭合影,大家心中燃燒著想衝過北韓禁域的自由之火,神情肅穆。散文詩〈嗨!草原,請席捲我〉則描寫雨後躑躅於外蒙古大草原,有著開闊清新的暢然快意。

相對於張默發自丹田的宏亮之音,廖玉蕙呈現的是一種相濡以沫的情感。她奮力投入現世,勇氣十足地在現實生活貪婪、嫉妒、粗魯、爭奪……的漩渦中,發掘、撿拾隱匿在其中的一絲感動或趣味,觸手則是文字和聲音,探進我們內心最溫柔、最純真的角落。

她用輕柔的語調說起〈鞋子返鄉〉的故事,決定讓一雙舊涼鞋走趟最後的華中之旅再跟它們分手,理應在回程路上扔掉的,只是「兩隻楞楞的鞋就在旅館昏黃的燈光下靜靜地和她對峙著,無聲無息,卻彷彿說出了千言萬語」,於是不忍將伴隨著跋山涉水的它們丟在異地,最後硬是將之葬於台北家中的垃圾桶。談的是念舊之情,讓聽者笑中帶淚。

〈上海的黃昏〉亦是典型的廖玉蕙風格,散文家生動活潑地敘述到襄陽市場一探仿冒祕地,而與人搶坐打滴(計程車)的趣事:「我們贏了!揚棄文明人的溫、良、恭、儉、讓,憑藉最原始的本能,在上海的街頭殺出一條血路,獎品是一部行走中的『打滴』。」以細膩之心、寬容之情,捕捉平凡裡最值得拍下的、那個對著荒謬微笑的鏡頭。

留下足跡,張默看山、看風景、看歷史,廖玉蕙看人情、看生活中荒謬的幽默。不論哪一種,都是打開心靈,與世界的詩心、詩想接軌的方式。張默說世界的風景是看不完的,欣賞詩文之外,也要欣賞世界的風景。而如果你想試著在人生中留下美好的詩文足跡,廖玉蕙會告訴你:「寫得下去的開頭才是最好的,就像只有走得下去的人生才是最好的人生!」

【2007/08/16 聯合報】@ http://udn.com/

廣告

About tmas68

發表迴響

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Information

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八月 16, 2007 by in 文學淡水相關.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